宋辞

努力成为巨巨的小透明

遗忘

月法*辰砂,黑客&黑道大佬    严重ooc

 

作为统治整个骨城地下交易的boss月法最近发现自己的私人笔记本被黑客入侵了。虽然是没什么重要的不能被人看见的东西,但是月法还是觉得自己的权威被挑战了。毕竟混了这么多年,敢对他动手的没几个人,这个黑客也是挺大胆的。

他决定去会会这个人。

 

 

另一边的辰砂还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入侵的是谁的电脑。辰砂只是觉得自己是随意入侵了一个电脑而已,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就连小电影都没有!辰砂撇了撇嘴,无聊,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切

翘着二郎腿吃着雪糕的辰砂突然想再入侵一下这个电脑,给植入一个病毒什么的,想想对方看着自己电脑中了病毒急得不行但是却没有办法的表情辰砂就觉得想笑。

 

 

月法不知道那个胆大包天的黑客还会来,于是在交给手下去查ip地址之后自己就看上了电影,突然屏幕闪了一下然后出现一个女鬼。把月法吓了一跳,自己明明看的是喜剧但是突然出现一张鬼脸谁不会被吓到啊。

“哎南极,我这是怎么了?”

“…你这是病毒,你这个电脑怎么最近老是被入侵啊?被黑客组织盯上了?”南极表示无奈。

“…我觉得这个应该和上一次是同一个人,不过也还是拿去查查吧”

月法看着屏幕上的“HI”笑了笑。

南极出去的时候还想这个小黑客真可怜,竟然被月法盯上了,也不知道这次会怎么玩,上一个耍了月法的人现在应该已经不知道在多少个人的肚子里面了吧?

 

 

辰砂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无聊入侵的电脑的主人的背景会是那个人。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还是每天该吃吃该喝喝然后继续接几个单子入侵一下别的电脑。

 

 

“法斯,我找到那个人了,这里是全部的资料。”南极推门进来的时候把一沓纸放到了月法的桌面上,“你会对这个人感兴趣的,法斯”

月法把资料那起来翻开,第一页照片上的赤红色头发的姑娘脸上的表情倒是十分冷傲。

“她是宝石之国的夜管?那她是不是也认识老师?”月法抬头看着坐在一旁玩儿手机的南极。

“人家的资历可是比你老多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宝石之国当夜管。这个小姑娘跟别人的关系没有那么好,高冷的很呐。”南极想了想当年被辰砂怼的不知如何作答的样子,打了个寒颤。

月法知道能在宝石之国当夜管的人能力肯定不会很差,但是一般能从老师那里出来的都只用在宝石之国当一小段时间的酒保或者什么之类的就可以出来接受老师给的工作了。夜管这个职位月法听说过,也知道是一个很神秘的人。但是为什么一直当到现在月法就不知道了。

 

月法决定去找老师问问。

 

 

宝石之国的内部装横和外面迥然不同,从外部看来宝石之国就是一个普通的大楼,但内部却是一片灯火通明,处处透露着壕的气息。

当然了,骨城的“王”待得地方以及全国最大的交易场所,怎么可能跟普通的小酒馆一样呢?

 

骨城的“王”就是法斯他们所说的“老师”,他名下前前后后永远只有28个学生,就是老话说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所以除非是特别厉害的,一般是不会被留下来甚至是最后出师的,而像月法这种最开始特别差但是后来换胳膊换腿甚至头都换了的还能活下来的也只有他一个人了。不过好在在全身上下几乎都换了一遍之后法斯争气的变强了,接手了骨城的地下贸易之后迅速地将其做大,现在整个帝国里,包括首都在内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敢小瞧骨城。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被一个黑客入侵了两遍电脑,而且查出来之后还是同门的?这可得好好问问老师了。

 

 

“法斯?”

“翡翠?你也在找老师吗?”

“嗯…但是老师休息了。要不你等老师醒了再来吧?”

月法想了想前几次妄想叫醒老师最后却被五马分尸的闹钟打了个寒颤。

“算了,我问你吧”月法觉得翡翠来了这么长时间肯定知道辰砂的事情。“翡翠,你知道辰砂吗?”

翡翠脸上的表情突然怔了一下“辰砂?”

“啊月法你怎么突然问起来这个孩子了?”

“为什么她一直是宝石之国的夜管?我觉得按照她的能力肯定能找到别的工作啊。为什么老师不给她安排别的工作?”

“辰砂她…老师一直没有给她找到适合的工作,她性子又比较冷,也就只能在宝石之国当夜管了”翡翠摸了摸下巴,挑了一下眉毛“怎么突然问起她了?”

“…我的电脑被她黑了两次”

“啥!?哈哈哈哈辰砂她哈哈哈!”翡翠抬手抹了一把根本没有的眼泪“那你是来找那个孩子问个清楚的?她晚上会出来,你去人少或者没人的地方找找吧,她挺不合群的。”

“不行了我先回去了,我得跟小蓝说一下,法斯的电脑能被人入侵!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

月法无奈的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翡翠走了出去。

 

 

 

深夜的宝石之国是一个充满了狂放和淫靡的地方,舞台上的脱衣女郎跳着热舞,台下的客人们三三两两围在一起,举着酒杯看着台上放荡的表演。

 

月法端着酒杯四处闲逛着,看似是闲逛但是却是在找一些人少的地方去看一下有没有辰砂。但是一直没有找到那个红头发的女孩。

 

终于,在一个三楼的隐蔽的没人去的地方找到了她。

 

“辰砂?”月法的声音突然响起来的时候辰砂正在看着楼下欢歌笑语的人们出着神,被他这么一叫倒是吓了一跳。

“你是?”辰砂眯了眯眼睛看着月法。

“啊我是月法,跟你同门的师弟。”

“我知道你,但是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出现在这里啦”

“…”辰砂不想跟这种人浪费口舌,转身就想走。

月法看着辰砂的背影抿了抿嘴跟了上去

“你跟着我干什么?”辰砂回头看着月法

在辰砂冷淡的注视下月法倒是痞笑着一点都不怕

“我好久没来了,迷路了”

“…那你跟着我有什么用”

“跟着你总能出去的嘛,对吧?”

辰砂又不说话了,她知道月法说的是假的,但是她又不想跟月法犟上,只能是自己默默地在前面走,对后面的人毫不理睬。

 

 

辰砂一路走到宝石之国的大门口

“到了,你走吧”辰砂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辰砂师姐你就这样冷酷的让我走了啊?不请我再呆一会儿吗?”月法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辰砂。

“赶紧走”辰砂面无表情的看着月法

“哎呀这么绝情,那我以后能经常来找你吗?”

“…”辰砂垂着眼睛不说话

月法看着她这样撇了撇嘴之后就走了。

 

辰砂看着月法离开的背影抿着嘴站了一会儿之后才回去。

 

 

“辰砂”

“老师,您醒了?”低沉的声音在辰砂的背后响起。

“是的,你见到月法了?”光头的男人穿着一身和尚的衣服踩着木屐向辰砂走过来。

“见到了,他全然不记得我了。”

“这样么…全都不记得了啊,唉”男人叹了口气之后摸了摸辰砂的头

“老师您说,他还能记起来吗?”

“不能了,失去的记忆回不来。”

辰砂不说话了,两个人对着沉默的站了一会儿

“那老师我继续去巡场了,再见。”辰砂对着老师鞠了一躬之后转身离去。

 

 

二楼的阴影里辰砂抱臂站在那里,看着地下笙歌燕舞的人们瞳孔中充斥着冷漠。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