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辞

努力成为巨巨的小透明

遗忘

 

4

 

 

 

月法受不了辰砂一直躲着他了,不论怎样也应该见一下吧。总是天天这样躲着有什么用?月法问了老师新收的学生之后就下定主意一定要见一次辰砂,不论结果如何也要知道辰砂为什么不接受他以及辰砂为什么一定要躲着他。

 

辰砂刚进到监控室的时候就看见里面坐着一个人,背对着她。辰砂悄悄的靠近了那个人正准备一拳头砸下去的时候那个人转了过来握住辰砂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

 

“!!”辰砂惊讶的看着月法

月法把头埋在辰砂的肩膀上,闷闷地开了口“为什么躲着我?”

“我…没有”

月法在辰砂的肩膀上蹭了蹭“你再说”

“…那你到底要干嘛?”辰砂看了一眼月法,打算扒开他的手臂

“我就是来看看你。好久不见怪想你的。”月法抬起头看着辰砂,眼神里充满了真挚

辰砂垂下眼睛看着地面“没事就松开我,我还要工作。”

“好吧,其实我是想来问问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我这么帅,多金有才,追我的人从骨城排到月城。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呢?我想要个理由。辰砂学姐”月法搂着辰砂的腰迫使辰砂转过来面对自己,但是辰砂还是偏着头看着地面。在听到月法的话之后辰砂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正视着月法。

“你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啊,是不是很惨?忘了自己以前所有的事情,连自己以前泡过什么妞都忘了。你知道吗?”

辰砂用力把自己从月法的怀里推了出去,站在地上冷冷地看着月法

“你既然已经忘了就没有必要在想起来。我先走了。再见。”

 

月法坐在椅子上看着辰砂走出去的身影挠了挠头,很是不解,自己又怎么惹着这人了?

 

 

月法不是没有想过去问老师或者是翡翠蓝晶他们,但是他们给他的回答都是和辰砂一样的。

 

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

 

 

“你最近怎么这么颓废?”南极看着摊在椅子上的月法

“别提了,我觉得我丢失的记忆不仅仅是记忆,是全世界啊!”月法颓废地看着南极

“?”南极不解

“因为我丢失了记忆,连小姑娘都追不了啊”

“辰砂?啊”南极思考了一下

“欸你也是老师的学生,你是不是也应该知道什么”月法突然想起来,看着南极

“啊哈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也知道我以前都是等他们休假的时候出来掌管全局的,我跟他们都不怎么认识,更别说辰砂了。”

“不对,你这话说的。我觉得你之前跟钻他们了太难的时候还挺好的啊”月法眯着眼睛

南极觉得自己后背冒汗

“但是我跟辰砂真的不熟,跟你之前也不太熟悉啊”南极面带尴尬地看着月法

“那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我只能自己去探寻真相了。”月法一脸的惋惜“南极啊,这几天就辛苦你了,我要请假到我能找到真相为止”

“啊!?月法!哎你别走啊!!!”南极愣了一下之后急忙跑着去追月法,可惜月法早已走远。

 

 

月法从离开办公室之后,就走遍了同伴们的亲朋好友下属啊什么的,忽视了南极每天的哀求。晚上去宝石之国找人的时候也同样的再没见到辰砂。月法很伤心但是既然大家都不说那就还是不要捅破了,要不然以后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但是就算是月法这样每天的询问,找各种途径想要获取真相,甚至连当时给自己做手术时候的医生都找过了也没有问清楚真相是什么。最后只能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既然是追不到了那就好好的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就算是看不到但是只要是能够呆在同一个地方,就够了。

 

 

辰砂在监控室里面透过屏幕看着月法,她知道月法在等她。可是月法已经不是原来的法斯了,自己爱着的人,只是法斯不是月法,所以…就算是觉得这样很对不起月法但是辰砂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去答应月法。

 

偶尔地,在监控室的屏幕里面辰砂与看着监视器的月法对视一眼,还能感觉是在看以前的法斯。

 

 

可惜,他已经忘了全部的事情。忘了,就没有必要再想起来了。

 

 

 

 

很久很久之后,久到老师已经去世了,翡翠都已经从老师的位置上面下来了。辰砂还是没有答应月法,也没有嫁给别的男人,月法也没有再娶别的女人。两个人每天就在监控器里面看着对方。

 

 

突然有一天,蓝晶和翡翠的孩子给月法打电话让月法去一趟医院,说辰砂想见见他。已经七老八十的月法激动坏了,拉着南极给他挑衣服,结果还是穿了当年去同门聚会穿的那身衣服。

 

南极无奈的看着月法“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在乎自己穿啥干嘛啊”

月法笑的法令纹都出来了“你不懂,这么多年没见了,一定要让她看到自己最好看的自己啊”

 

南极看着眼前开心的老人,那么多年都不知道为什么当年辰砂拒绝他。明明已经被拒绝的透透的但是还是坚持了这么多年的等待

 

 

 

到了医院之后看到站在门口的翡翠和蓝晶都是满脸都是哀伤

 

蓝晶先看到了月法“啊月法你来了,辰砂就在里面呢。快,进去吧”

 

辰砂躺在床上,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脸上带着吸氧的面具,一双眼睛早已没有当年的冷傲,多了几分的混沌。但是在看到月法的时候眼神还是亮了一下

 

“咳咳……”辰砂撑着床想要坐起来,月法急忙上前去帮她。

辰砂抖着手把脸上的面罩摘了下来看着月法“我记得你曾经问我,为什么一直在宝石之国当夜管”辰砂看着月法的眼神第一次不再是充满了冷漠,带着一丝的怀念和慈爱

“是,你是终于要回答了吗?我以为你都忘记了”

“我,怎么会忘记呢”辰砂低下头,嗤的笑了一下“那可是‘你’的问题啊”

“曾经啊,有一个傻子,说是要给我找一个合适的工作。我一直在等着他啊。”

“那后来呢?”月法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的不靠谱,让这么好的姑娘等了这么多年

“后来啊,他出了事故,忘记了关于我的一切,呵呵。可能是我对于他没有那么重要吧,偏偏是忘记了我”辰砂说着说着就掉下了两滴眼泪“我一直在等他啊,可惜到最后也没有等到呢…”

月法想要帮辰砂抹去眼泪的手停顿在空中,然后收了回来在腿上握成拳头。

“你很像他,当年我想过要答应你,可惜,月法你终究不是他啊。唉”

这是辰砂对月法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这句话之后辰砂就躺下了。月法不知道该再说什么,两个人就这么待着,知道翡翠进来把月法请出去。

 

 

“月法,辰砂她情况…很不好”翡翠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月法要进电梯的前一秒对他说了

“还能有多长时间?”月法的身影停在了电梯门口

“大概也就半年了”

月法沉默地转了过来看着翡翠“翡翠,当年那个要给辰砂找工作的人,是谁?”

翡翠惊讶的看着月法“你…知道了?”

“…是,辰砂刚才跟我说了。算了,我知道你们也不愿意和我说。”

翡翠沉默了一下“对不起,是辰砂的意思。我们觉得这种东西应该让她自己告诉你。”

月法冲着翡翠笑了一下“那我先走了”

 

 

 

半年后辰砂在一个阴雨连绵的夜晚去世了,很安详,安详的没有任何人察觉到。

 

辰砂的葬礼上只有当年老师的学生们。每一个人都穿着黑色的礼服,女人都是掩面哭泣着,男人则都在伴侣身边给她们撑着伞。

 

翡翠是主持辰砂葬礼的人,但是辰砂也没有立遗嘱什么的,就只是表达了一下大家对她的思念然后就差不多结束了。结束之后翡翠把月法叫到一边

“给,这是辰砂留给你的东西”翡翠递给月法一个小盒子

“这是?”月法有些疑惑

“我不知道,没有打开过。”翡翠摇摇头

 

 

 

回到家的月法坐在沙发上打开了这个盒子,发现里面的东西很杂乱,几乎是什么都有了。有几个本子,好多的相片,还有一些明信片啊报纸剪下来的篇章之类的。

 

月法先打开了那几个本子,是辰砂的日记本。里面是辰砂从成为老师的学生之后的日记。月法就坐在那里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一开始的日记就是记录了辰砂自己的生活,偶尔出现的人名也是因为一些特定的事情。月法很淡定的看着日记知道里面的一页突然出现“法斯”两个字。月法很疑惑,辰砂原来认识自己?那为什么表现的就跟不认识一样。后面的页里面出现“法斯”这两个字的频率越来越高。写的话也是越来的越多,但是月法自己根本没有这段记忆,这大概就是他们说自己忘掉的那些事情吧?

 

再后来的每一篇日记里面辰砂都提到了以前的法斯,根据辰砂的日记,辰砂和法斯已经在一起了,该做的也都做了。但是两个人一直没有谈婚论嫁,法斯也一直没有给辰砂找到合适的工作,反倒是给自己找到一个很合适的。

 

根据这本日记,月法也了解到很多关于以前的法斯的事情,看着看着,看着辰砂对法斯的依赖和迷恋,在法斯失去记忆之后对他的等待。

 

时至今日,月法也算是明白了当时辰砂对自己说的好多话,也对这个姑娘更加的心疼。心疼她的傻和痴。

 

 

看完盒子里面所有的东西之后月法把盒子反过来,发现背面还有一行字

 

看完之后月法捧着盒子,坐在沙发上面哭了。

 

 

“辰砂终究喜欢的是傻傻的一直跟在她身边的法斯,而不是那个忘了一切但是威震八方掌控一切的月法”

 

——————END——————

 

QwQ写完了!终于写完了!!!希望你们喜欢啊!这个是我的第一个长篇了嘻嘻,也是第一次写这么长的,后面写的有些水因为写的时候身体一直在生病,脑子什么的不是很清醒otz都没法思考了。谢谢你们看到这里,希望能给我提一些建议吧!可能这篇文会拿回去再做修改但是我会通过这次吸取更多的经验!嘻嘻


评论

热度(6)